<li id="goorr"><object id="goorr"></object></li>

  1. <th id="goorr"><track id="goorr"></track></th><button id="goorr"><acronym id="goorr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<rp id="goorr"></rp>

    <rp id="goorr"></rp>
    <th id="goorr"><pre id="goorr"><dl id="goorr"></dl></pre></th>
    <em id="goorr"></em>
    <th id="goorr"><track id="goorr"></track></th><em id="goorr"></em>
    <dd id="goorr"></dd>

    馬上評|為什么學霸不在縣城上中學了?

    澎湃特約評論員 陳禹潛

    2021-03-09 19:14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字號
    “近年來不少地方縣域普通高中優秀教師、優質生源不斷流失,教育質量不斷下滑,陷入惡性循環,甚至局部出現了‘縣中塌陷’現象。”今年兩會上,民進中央提案關注縣域普通高中的發展。
    提案調研了某省剛剛脫貧的國家級貧困縣,該縣中考前500名的學生,沒有在當地高中讀書的,而全市中考前100名的學生,能留在市一中就讀的也只有個位數。
    數據的背后,是近10年來,不少地方在片面追求高考升學率的情況下,出現了高中跨區域招生現象,這一現象,隨著各種新體制學校的擴張而愈演愈烈。當然,也出現了毛坦廠中學模式,但它的成功并不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性。
    這些省會或地級市的“超級中學”,在招生上的高歌猛進,逐漸形成對優質生源的“虹吸效應”。中考考得好,就一定要去省城或地級市的好中學,不在家鄉的縣級中學上,已經成為大部分學生和家長的普遍思維。以前是“雞窩里飛出金鳳凰”,現在是“雞窩留不住金鳳凰”。
    “學霸”們不愿意留在縣域中學的原因,很簡單,一個小故事就能說清楚。
    六年前,我一個小鎮青年,從縣城出發,發奮圖強考進了一線城市的大學,卻發現來自于縣城的同學,少之又少。而在大學新一輪的學習中,來自更好中學的同學們操著流利的英語口語,對幾乎沒怎么受過考試以外其他英語訓練的我,形成了“降維打擊”。
    無論是上好大學的概率,還是為人生發展打好基礎,縣域中學的教育質量都和大城市的“超級中學”相差太大,學生和家長自然知道怎么選。
    縣中衰弱,受害的還不是飛走的“金鳳凰”,而是留在縣中學習的其他同學。全國政協委員、錫山高級中學校長唐江澎表示:“好的教育生態,不應是一個學校站起來,一片學校倒下去,而應是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。”
    據統計,中國2000多個縣容納了全國一半以上的學生,如果“好苗子”都去了大城市的中學,少了優質生源對中學教學質量的帶動作用,剩下留在縣鄉的學生必將面臨教育質量下降的窘境。
    為了解決跨區域生源流失的問題,多地教育部門出臺不允許生源異地就讀的政策,但往往收效甚微。首先各級政府制定的關于跨區域招生的規定,往往局限在當地,對于大城市高中跨區域招生行為約束力不強。
    其次,很多學校、學生、家長抱著一種“你有張良計,我有過橋梯”的心態,無論如何也要去大城市的高中就讀。
    教育資源集聚大城市,難以下沉,才是背后的根本問題。前幾天,深圳某中學錄取不少來自于清北高校甚至是劍橋、牛津的教師。與此相對的,則是某些縣域中學 “一師難求”。招不到好老師,就吸引不來好學生,深陷優質教育資源流失與教育質量不斷下滑的“負循環”。
    說到底,“縣中塌陷”的原因還是地方教育的“地基”沒有打牢,教育資源下沉亟需政策傾斜。提高縣級普通中學教師的待遇水平和評級優勢,提升縣域普通高中教育辦學條件,采取網絡授課、對口支教等措施都是題中之義。利用好政策引力和資源反哺,才能改變區域教育公共政策失衡的現狀。
    讓“縣中”留住優秀老師、優質生源,通過解決教育資源不平衡,帶動解決其他方面的不平衡,才能改變千萬縣城學子的命運。
    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    責任編輯:李勤余
    校對:欒夢
    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    關鍵詞 >> 教育公平

    相關推薦

    評論(401)

    熱新聞

    澎湃新聞APP下載

    客戶端下載
   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    好紧好爽水真多18P_台湾无码中文娱乐网_男人边吃奶摸下边视频_热99re6久精品国产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