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goorr"><object id="goorr"></object></li>

  1. <th id="goorr"><track id="goorr"></track></th><button id="goorr"><acronym id="goorr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<rp id="goorr"></rp>

    <rp id="goorr"></rp>
    <th id="goorr"><pre id="goorr"><dl id="goorr"></dl></pre></th>
    <em id="goorr"></em>
    <th id="goorr"><track id="goorr"></track></th><em id="goorr"></em>
    <dd id="goorr"></dd>

    對話“拉面哥”:我掙不了直播的錢,將來還是繼續用雙手勞動

    澎湃新聞記者?喻琰?林玨瑤?何鍇 趙志遠?實習生?任彎灣

    2021-03-10 09:27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字號
    成為網紅后,面對記者鏡頭采訪時,39歲的程運付會笑著說“我怕我太土了”。
    2021年春節期間,程運付在攤位前做拉面的鏡頭被自媒體主播放到了短視頻平臺,與之伴隨的還有關鍵詞“三塊錢一碗拉面”“堅持15年不漲價”。
    似乎是一夜之間,這位來自山東臨沂市費縣梁邱鎮的普通攤主程運付有了新名字——“拉面哥”。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一些自媒體人、視頻平臺主播從各個角度包圍了“拉面哥”程運付的攤位,站在第一排拍攝他的主播一天收入能達到上萬塊,程運付也曾想過,自己要不要開視頻弄直播?
    但“說漂亮話,讓粉絲高興”這種賺錢方式并不是程運付理想的賺錢方式,他很快放棄這個想法,“用花言巧語賺的錢,不踏實。”
    3月8日晚,“拉面哥”程運付接受了澎湃新聞(www.kaigocatalog.com)的采訪。他說自己不過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,走紅后的生活并不會給他帶來太大的影響,“我不過就是賣三元錢一碗拉面,很簡單。”
    “最開始賣拉面是為了生活”
    澎湃新聞:什么時候開始做拉面生意?
    程運付:
    我從2005年開始干的。最早不是手工拉面,是機器壓的饸饹面,壓了有兩三年。那時候饸饹面兩塊錢一碗,后來我發現饸饹面不是手工拉面,口感不是很好,就跟親戚學了做拉面。
    澎湃新聞:一開始怎么想要賣面條?
    程運付:
    那時候(是)為了生活。收入低,小孩又小,先賣個面條起碼能夠個零花錢,零花不愁。
    到了2007年,改成手工的,手工的比機器勁道。那時候剛好物價在上漲,就從原來的兩塊錢拉面提到三塊,還帶肉的。
    到了2010年還是2013年,那時候物價上漲,顧客接受不了。我就原價,不漲錢。不過不漲肉了,多給點面條,叫顧客吃飽、吃暖和。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澎湃新聞:這些年生意怎么樣?
    程運付:
    一開始不行,現在還可以,生意比以前好多了。一天也能要掙個兩三百塊錢,一碗面條掙個七、八毛。
    澎湃新聞:生意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好的?為什么?
    程運付:
    2008年以后生意開始變好了。(因為)顧客認可了。我干了兩三年后,人家知道我人實在,來吃面又實惠。越來越多趕集的、買菜的老人都認識我了。
    澎湃新聞: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能賣多少碗?
    程運付:
    最好的時候能賣六百來碗,一直到下午六點都不歇息。 
    “直播我的人,也是為了生活”
    澎湃新聞:火了之后怎么看待那些特意過來直播的人?
    程運付:
    剛開始不喜歡,有點接受不了,現在我想開了。他們都是來看我是什么樣的人,都來支持我,他們通過網絡認識我的,看到我本人心里踏實了。
    澎湃新聞:每天這么多人在你門口,會讓你困擾嗎?
    程運付:
    剛開始有人上屋里來了,我確實受不了。我說不能再上我屋了,影響我休息。后來(人)越來越多,院子也不敢開了。太亂了,這幫人太能喊了,做自媒體的太吵了,我太累了。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前來圍觀“拉面哥”的景象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澎湃新聞:你覺得他們為什么要來看你拉面呢?
    程運付:
    一些自媒體可能圖熱度吧,不是媒體的,可能是來看我這個人到底是什么樣的?是不是網上說的忠厚、老實和勤儉。
    澎湃新聞:你現在接受了自己很火的現實嗎?
    程運付:
    可能我把我內心的話表達出來了。掙錢不易,我也是從苦日子過過來的,花一分錢時都要算。這個錢該花不該花,放在哪里花,都要算好了。
    比如吃飯,要是買貴了,真舍不得吃 。有的人多賺一塊錢就能買一袋子鹽,夠好幾個月吃的。這些都要算的,掙錢不易。
    澎湃新聞:現在門外有很多主播,我在外面看到有個女子說要嫁給你,你怎么看?
    程運付:
    有點不好意思,沒見過這種場面。開玩笑吧,她也是為了拉她粉絲看。她在用這種方式忽悠她的粉絲發禮物,可能是。
    澎湃新聞:你覺得他們(直播)是不是在蹭你的流量?
    程運付:
    每個人生活的方式不同。我是通過雙手勞動去收獲金錢,有的人通過這種方式去收獲成果,收獲他們需要的。
    澎湃新聞:你怎么看待他們這種賺錢方式?
    程運付:
    可能人的想法不一樣,做法也不一樣。他們有的說到粉絲心里去了,粉絲動情給他點禮物,就這么簡單。他們也是為了生活。
    澎湃新聞:你的妻兒怎么看待你走紅這件事?
    程運付:
    他們都沒什么看法,平時怎么過還是那樣,平平淡淡的。“拉面哥”接受媒體采訪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“拉面哥”接受媒體采訪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澎湃新聞:對于你走紅這件事,地方提供了哪些幫助?
    程運付:
    村里面給了很大幫助。現在村里停車場是免費的,路子也加寬了。觀光車來回免費接送,茶水都是免費的。我心里覺得非常激動。
    我沒想到我們村做了這么多,感謝我的村子。人實不實在、村實不實在,這都體現了。
    澎湃新聞:走紅后,你的生活和之前相比最大的變化是什么?
    程運付:
    我覺得沒有什么變化。我紅不紅都一樣,也就是趕集。就是人多了也好帶動俺們村里、鄉里的(消費)。
    澎湃新聞:你現在的收入還是靠賣拉面,想過直播等其他方式賺外快嗎?
    程運付:
    想過,但是不會弄直播。我不希望掙他們的錢。
    澎湃新聞:為什么不希望掙他們的錢?
    程運付:
    人掙錢都不易,都是老百姓。用雙手賺來的錢安心、踏實,用花言巧語去掙錢,一點都不踏實。
    澎湃新聞:你們鎮長說,站在第一排直播你拉面的人都賺可多錢了,你聽說過嗎?
    程運付:
    聽說了,都掙一兩萬。我一想,一兩萬是什么概念?我得干多長時間,我得干三四個月才能賺這么多錢。咱沒得比,就看你有本事沒本事。人有本事,我沒得本事,不掙這錢,我就這么想。
    “我不過就是賣三塊錢一碗拉面,我很簡單”
    澎湃新聞:前兩天郭剛堂是唯一一個在你視頻賬號中出鏡的、來找你的人,為什么想到幫郭剛堂宣傳(尋子)?
    程運付:
    劉德華出演的《失孤》,我看過他這部電影。郭剛堂是片里主角的原型。那時候我看到那個佳佳的事情(“打拐媽媽”李靜芝此前失散的兒子),,他母親走遍全國各地找他,(這)打動了我,(我)加入了寶貝計劃。
    剛開始火(的時候)媒體采訪我有說過,(我)喜歡劉德華。我聽他的歌、看他的電影長大的。
    劉德華主演《失孤》里的情節,一個人堅定、不拋棄不放棄的決心,令我太感動了。后來新聞一報道,郭剛堂老師看到,他就來找我。他跟我說一聲,“我是劉德華主演的《失孤》的原型”。我不了解他,我沒見過他,我怕他騙我,我讓他回去。
    后來給他打電話,他又來了。他想借我的熱度幫一下忙。我說行,我盡我最大努力去幫助他。“拉面哥”接受媒體采訪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“拉面哥”接受媒體采訪。澎湃新聞記者 何鍇 圖

    澎湃新聞:另外還有有失聯尋子的父母想借你的熱度找孩子,你怎么看?
    程運付:
    我也想幫助。不過平臺不允許。不能的原因是平臺不確定這是真的是假的,他們得核實。
    澎湃新聞:火了之后有商業公司找你合作、做廣告、注冊商標嗎?
    程運付:
    沒有。不過聽我鄰居說,網上有以我名義去注冊商標的。(注冊商標的)不是我,我再次聲明,不是我。之前說注冊什么給我五萬,我沒有注冊。以我名義去欺詐的,我概不負責,沒法負責。
    澎湃新聞:每天這樣的生活,你覺得累嗎?
    程運付:
    習慣了,累點也行。這起碼對我是一種認可,不認可也不會來支持的。我認為我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實實在在的,我不過是賣三塊錢一碗拉面,我很簡單。 
    澎湃新聞:如果有一天自己不火了,怎么辦?你有想過嗎?
    程運付:
    (我)也想過。不火了我就繼續趕我的集,還想著我的顧客,我的顧客也跟這人這么多,也一樣。
    現在見到我的老顧客,有一種親切感。剛才那個大哥叫我出去,不出去人群控制不了,我就出去了。我一來,他們就非常高興,都來支持我。
    澎湃新聞:看到外面有小孩舉著牌說“想跟你學拉面”,你注意到了嗎?
    程運付:
    看到了,那不是弄虛作假嗎。要是真心想學的,他不會舉著牌子這樣說的。如果真的想學,他會說,“程老師,你會教我拉面嗎?我真心誠意想學”。他不會這樣弄虛作假來蹭(熱度)的。要是真教他,他是不會學的。我認為這都是假象,這樣的人我不喜歡。
    我喜歡實實在在的人,有嘛說嘛。還有給我磕頭的、什么樣的人都有,五花八門的。
    澎湃新聞:聽采訪過你的記者說你前幾天心情特別不好,哭啊什么的。
    程運付:
    哭是因為記者提到了我以前的生活。以前太艱難了,家庭管理不好,提到以前有點愧疚,對家人、孩子愧疚。現在好了,現在最起碼吃喝穿好多了。
    澎湃新聞:未來有什么打算? 
    程運付:
    爭取好好干。給俺們村里的父老鄉親帶來點收入吧,叫老百姓過得好一點。我從苦日子過來的,真是太難了。咱也不會蒙、騙、坑,實實在在的。老百姓都是苦大的。
    我還喜歡攝影,我拍了一張照片,在縣城有一個人在大路上掏下水道。那天是40度,身上像曬焦了一樣,我看了那個場面,我就知道勞動人民不易。
    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    責任編輯:崔烜
    校對:丁曉
    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    關鍵詞 >> 拉面哥走紅每天500人圍觀

    相關推薦

    評論(785)

    熱新聞

    澎湃新聞APP下載

    客戶端下載
   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    好紧好爽水真多18P_台湾无码中文娱乐网_男人边吃奶摸下边视频_热99re6久精品国产首页